国产迷姦播放在线观看

<pre id="6fsrp"><strong id="6fsrp"><xmp id="6fsrp"></xmp></strong></pre>
  • <td id="6fsrp"><ruby id="6fsrp"></ruby></td>
        1.  

             

          劉正成和孫伯翔在一起聊到演藝圈張鐵林

          時間:2020-9-14

          劉正成和孫伯翔在一起都聊起了誰?

          2018.5.22日,陪同劉正成先生赴天津參加”全球視野下的漢字水墨藝術人才培養高層論壇“研討會,順道前往孫伯翔老先生家中,看望孫老,孫老精神矍鑠,侃侃而談,三個小時的時間中,不乏真知灼見,孫老雖不用手機,家中人亦不用微信,然孫老洞若觀火,對書法界的大事了若指掌,亦可見孫老對書法界的關心。本網收錄劉正成先生的微信,及當時談話的部分錄音整理,以饗眾網友。(侯勇)

           

          劉正成微信:

          魏碑楷書高峰孫伯翔:老哥倆幾年見一面一談三小時!同屬狗生肖同屆本命年的年齡相差一輪,卻有三十多年的鐵哥們友誼。精神矍鑠的老哥孫伯翔先生一起回憶當年中青展評審工作的忘我投入不挾任何利益私情只為選拔杰出人才的激情歲月,深感這個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二十多年前,我曾慨嘆伯翔兄破解魏碑方筆落筆成形的隱秘,乃百年魏碑楷書第一人的評價,我認為仍然有效只可惜沒有理論跟進的闡釋。中央文藝工作會議上總書記嘆惜今天的文藝有高原無高峰的原因,我認為在于對最近三十年即當代書法藝術的發展缺乏理論的總結和發現。

          我自稱七0后,稱孫兄八0后,老驥伏櫪尤有余熱留待來年的努力!今天尤令我感嘆的是這個四世同堂之家中孫兄的幸福晚年:孫先生長子建中和媳婦親自當廚貢獻一桌佳肴,供賓主輕酌茅臺而談天,尤見一家對長輩的孝順,足令我們這些同代哥們的艷羨!墻上懸掛的孫體楷書益發秀逸精絕,可見魏碑大師藝術青春活力四射的現狀!

          今天趕來天津出席天津師大漢字藝術教育研討會,在度過老友聚會的快樂時光后,建中又親自開車把我們送到學校,高興!

          與孫伯翔先生對話實錄(有刪節)

          |孫伯翔:我很幸福|

          劉正成:我前不久跟林鵬聚了兩次,一見面提到你。身體跟你差不多,跟你差不多。

          孫伯翔:比我大6歲。

          劉正成:對,身體還可以。

          孫伯翔:91了。

          劉正成:聲音宏亮。

          孫伯翔:我沒有他那脾氣,那也是個直言不諱的。

          侯勇:對,好人,他說話樓頂都能震天響的。

          孫伯翔:我去那年他老伴兒還在,現在他老伴兒也不在了,你想想這一個人的人生,傷感,沒辦法。

          劉正成:80多還早,林老師都90多了。我也是今年72,馬上73。

          孫伯翔:馬世曉和我同歲,尉天池比我小兩歲,林鵬比我大6歲。咱算不錯的,也不算太好。

          劉正成:趕上我們改革開放,我們前邊遭些罪,后半生還可以。

          孫伯翔:坑坑洼洼的過了一生,可不是。你看我這個精氣神,F在天津人,就所謂的書畫家,他們評的,現在過的真正幸福的,就是孫伯翔,我比孫其峰、王學仲老師都強。人跟人是不一樣,也不在于生活好不好,就是長壽,至于幸福不幸福兩回事。好比說錢鐘書夫人,她幸福嗎?實際她也不幸福。還有一個大學的老學者,叫葉嘉瑩,聽說過嗎?講演,一個人沒有。有能力沒能力,跟幸福是兩碼事。家人之間還得互相。

          |曾翔:維持會長|

          孫伯翔:曾翔每年都這兒看我,那小子是維持會的會長,你們不知道,解放前那時候一個村里得有個維持會的會長,曾翔就是維持會長,哪邊他都吃的開。

          |沃興華:創新不容易,不應該批評|

          孫伯翔:原來我替沃興華說的話又給倒騰出來。

          侯勇:我也看到了。

          孫伯翔:我說為沃興華說幾句話,題目就是這樣。我就說沃興華是個才子,只是到現在還沒有尋覓到一個真正的目的地。我告訴你,侯勇,按我的看法,包括沈寐叟,徐生翁,趙冷月都是如此,這個求新的失敗的多,成功的少,太不容易了。 像孫某某 劉某某那種太容易成功了。求新應該是個鼓勵、應該提倡的,不應該去批判人家。

          |劉正成先生給我幫助很大|

          孫伯翔:我到現在我跟你說,我有點成績,主要是劉先生給我幫助非常大。

          劉正成:這個很惶恐。

          孫伯翔:這是肯定的。

          劉正成:但是反過來說,你是對我的工作很支持的,是不是?

          |馬世曉:小馬這個人不含糊|

          孫伯翔:小馬情況你還知道嗎?這個人還不含糊。

          侯勇:小馬老師給馬世曉立了一個銅像,整理遺留的作品,資料。把他所有的學生都集中在一起做過書畫展覽,給國家博物館,還有浙江大學浙江博物館都捐了作品,都是小馬老師做的。做的很不錯。

          孫伯翔:太不錯了。太可貴了。

          |相互學習很可貴|

          侯勇:我記得以前郭子緒老師曾經提到,當時中青展評委評完了之后一起寫字,是吧?

          劉正成:我記得寫字最受關注的是兩個人,一個是郭子緒,一個是孫先生。因為郭子緒他寫字很快,大家都很欣賞他,都在觀察他怎么寫的。孫先生說他這個魏碑怎么寫出來的,一看厲害,下筆成形。一般人寫都是慢慢描的,他下筆就出來了。這一點我們中青展評委互相學習這一點,是很可貴的,F在大家可能不在一起寫字了。

          孫伯翔:現在都是大師了。

          侯勇:那個純粹的都是交流,現在可能大家就不會在一起這樣了。

          孫伯翔:規定了不讓寫。

          |“皇上”張鐵林|

          孫伯翔:“皇上”來我這兒了。

          劉正成:是嗎,我們在經常要聊起你,張鐵林問誰寫的好,我首推孫大哥。

          孫伯翔:他也在咱們這圈里混。

          劉正成:張鐵林算演藝界里邊寫的好的。從2001年開始,在書法我對他的影響比較大。他很用功,經常晚上寫字。

          孫伯翔:他是唐山的?

          劉正成:他唐山的,在天津出生的,父母都天津人。后來跟著父母從天津到西安去了。

          国产迷姦播放在线观看
          <pre id="6fsrp"><strong id="6fsrp"><xmp id="6fsrp"></xmp></strong></pre>
        2. <td id="6fsrp"><ruby id="6fsrp"></ruby></td>